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名门豪宠萌宝快看你妈妈沈星月小说-女主是沈星月的小说阅读

2020-11-12 19:10:50 字号:

名门豪宠:萌宝快看你妈妈第4章:阴差阳错

竟然是自己的‘未婚夫\\’顾晨阳!现在走出去,那一定会直接撞上,被他知道自己从一个男人的房间里走出去,那真是解释不清了。

沈星月慌张的退回到房间,关上门,仔细的听着门外的动静。

忽然,她听到开门的声音。瞬间脑海里闪过一道光,她没走错,整个十八楼仅此一间房间,看来那个男人和顾晨阳是认识的。

靠!怎么会这么巧合!

开门的瞬间,沈星月躲到了沙发的后面。

“大哥,你好了没?”

大哥?这个称呼让沈星月的身子禁不止抖了一下。他们两个竟然是亲戚!怎么可能这么巧啊!

顾晨阳踏步走向沙发,沈星月被吓的一动也不敢动。

“嗯。”顾洛成淡淡的应了一声,从沈星月身后的房间里走了出来。听到开门声,沈星月身子一下子僵住了,满脑子想的是惨了,自己要被发现了!她慌忙回过头。

顾洛成穿着一件淡蓝色衬衫、黑色休闲裤,褪去一身正装的他,身上不再有那一丝危险的气息,反而多了几分舒适和亲和力。

虽然顾洛成和顾晨阳的眉眼间是有几分相似,但是这个顾洛成却比顾晨阳多了一丝沉稳、优雅的感觉,让人看起来更加的舒服。

眼中一闪而过的错愕,四目相对。虽然心里很清楚经过刚才的误会,他应该是不会再帮自己了,但是还是要试一下,不然她就真的就解释不清了。

如果真的被发现,她倒是无所谓退婚,可是她必须要坚持到毕业,攒够钱,带着孤儿院的孩子们离开。

沈星月双手放在胸前合十,可怜兮兮的看向顾洛成,眼神清澈,摇了摇头。

顾洛成目光深邃的看着这个沈星月,思绪回到五年前。她站在单向镜前,自信心十足,贩卖着自己的卵子。

那个时候她好像只有十八岁,在众多佼佼者中并不是最优秀的一个,但是却是最有自信最特殊的。当轮到她做自我推荐时,她的介绍吸引住了他。

“买下我的卵子既满足了您的需求,又能满足我救人一命的愿望,一举两得,何乐不为。”看着年纪轻轻的她,底气十足的说出这段话,顾洛成便被她的勇气、胆量、智慧吸引买下了她的卵子。

五年后的今天酒吧的偶遇,让他更加惊叹,那个青春洋溢的少女,如今已经出落的这样的落落大方。现在她的无助又充分体现着她的少女的特质。

顾洛成轻扬嘴角,缓缓在沙发前坐下。

“大哥,你这次回来就是接管顾氏的么?”顾晨阳把手里的叉子拿给顾洛成。在看向顾洛成的瞬间,他的眼里闪过一丝阴诡。

顾晨阳对这个大哥还是尊重的,但更多的是嫉妒。

顾洛成是长子的儿子,而自己则是老三的孩子。虽说身上流着的血脉相同,但在爷爷面前,他永远不上如顾洛成,自己对于顾洛成永远是仰望的。他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,而自己则是他的臣子。

可是顾晨阳并不觉得自己比眼前的这个大自己三岁的男人差些什么,甚至要比他优秀。

“爷爷的身体不好,我暂时接管。”言简意赅说完,低头吃着面前的食物,眼角瞥着一旁的女孩儿。

“晨阳,你到厨房帮我那瓶水过来。”顾洛成自然的说。

沈星月看出他是故意支开顾晨阳,心里小小的感动了一下。

顾晨阳刚刚起身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“星月来送礼物?我打电话问一下。”顾晨阳蹙眉。

沈星月在心里已经把武微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了,要不是她,今天自己怎么会这么狼狈的被堵在这儿!

这要是被武微知道刚刚自己把礼物送给了顾洛成,还差点被办了,她非扒了自己的皮。

打电话?那不是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?

沈星月慌忙的去拿背包里的手机。顾晨阳刚准备拨打电话,顾洛成一把拿过他的手机,不经意的扔到一旁:“先去拿水。”

顾晨阳眉头微挑,起身向厨房走去。转过身去,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厌烦的神色。

沈星月来不及多想,趁着顾晨阳进厨房的时候,急忙冲出房间。

看着她匆忙离开的身影,顾洛成的眉头微蹙,目光变得深不可测。

“冰的,可以么?”顾晨阳扔过一瓶水给顾洛成。

喝了一口以后,顾洛成不经意的问:“那个星月就是爷爷指婚给你的未婚妻?”

顾晨阳轻抿了一口水以后,点了点头。

“见过了么?感觉怎么样?”顾洛成的眼眸黯淡了一些。

“长得还不错,看起来很乖巧,其他的就不清楚了。一个没什么特点的女孩儿。”

没特点么?还是她伪装的好呢?

“交往多久?”顾洛成神情复杂的问。

他在担心,如果两个人交往已久,自己还能够把沈星月拉回到自己的身边么!

“三分钟?差不多,算是交往么?”顾晨阳不屑的说。

顾洛成的神色瞬间明朗起来。“如果不喜欢就别急着订婚,爷爷那有我。”

顾晨阳的眼光黯淡了下去,娶谁也不是自己说的算的,谁都好。

“大哥要是肯替我挑个女孩儿,那一定不会差!”

顾洛成紧握着手里的瓶子,目光深邃看向窗外,坚定的说:“我看上的只能是我的。”

沈星月走出公寓,黎叔还在门口。“小姐,夫人的电话。”黎叔说。

“怎么样?礼物他满意么?”武微急迫的问。

那种礼物,武微应该是测试人家对她的兴趣吧。

“不满意。也麻烦您老下次不要让我来送这样的东西!”沈星月的眼神凌厉。武微这是在挑战自己的底线!

武微冷哼了一声,就把电话挂断了。

沈星月把手机还给黎叔,慵懒的坐进车里,神态疲惫,靠在椅背上。

“小姐,我们回家?”黎叔轻声询问。

家?自己哪有家啊!一想到武微那张令人生厌的脸,沈星月就一阵干呕。

“回学校吧!”靠在椅背上,沈星月无力的说。


水性耐磨地坪漆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shuiqi/gongyeqi/dipingqi/